Fallen Kingdom Cover.jpg

我還記得2015年在國外觀賞「侏儸紀世界」時,電影結束後全場觀眾鼓掌的奇觀。即使西方人表達情緒普遍較為直接,在我旅外時期無數次的戲院經驗裡,這種情形也只有過那麼一次。

Fallen Kingdom 01.png

我不敢說它是一部滿分的電影,但應該不能否認,當時肩負兩個世代觀眾期待的「侏儸紀世界」,無論在舊作致敬,還是保持巨獸災難的緊湊刺激,最後都算是及格度過考驗。我認為這樣的表現已足夠,畢竟它就像「星際大戰」一樣,哪個創作者接下這種地位的系列續集,敢不走安全牌呢?

Fallen Kingdom 03.png

然而隨著續集電影充斥西片市場的情形絲毫不減,被賦予此類重任的創作者,也許開始會選擇突破,而不只是安全,好為年邁的系列電影開創全新出口。就在去年,雷恩強生在「最後的絕地武士」這麼做了,結果造成一場粉絲們在見解上的兩極戰爭。(我自己是很喜歡啦,詳情請見此篇:變革之際,難逃得罪)

Fallen Kingdom 10.png

「侏儸紀世界:殞落國度」的預告片釋出時,在拯救恐龍、火山爆發、人獸逃竄的畫面線索之中,我猜包括我在內的多數觀眾,都預期了一個看似安全牌、甚至可能單調的故事。萬萬沒想到,雖然「殞落國度」的敘事不乏安全作法,卻也選擇了意料之外的大膽跳躍。這個跳躍成功嗎?個人是給予肯定的。

Fallen Kingdom 04.png

我對「殞落國度」最直覺的感受,是「極大量的戲劇性」。片中的各種巧合、過程、轉折,其戲劇化的程度,只要稍微操作不慎,就會淪為鄉土八點檔,但我認為此片的戲劇性擁有優秀創意的調和,而且很幸運地交到了非常懂得說故事的導演手上。

Fallen Kingdom 05.png

要怎麼說好一個故事?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「與觀眾互動」。電影本身就是戲劇化的東西,充滿各種現實中發生率極低的起伏,如果能讓觀眾對故事內容感性投入、設身處地,導演就說服了觀眾,反之則令人出戲,開始挑剔劇情瑕疵、理性魔人上身。在觀賞「殞落國度」的過程裡,我不斷看見各種誇張與巧合蠢動著,卻又及時配合編導的四兩撥千金。與其說片中的壓迫感令人緊張,我的緊張似乎還部份來自於創作者下的步步險棋。

Fallen Kingdom 06.png

火山如此恰好在眾人受困時爆發,但歐文逃離岩漿的過程兼具趣味與壓力;與恐龍逃竄時場面誇張,但一根橫躺於玻璃球後的樹幹,被恐龍們漸漸撞短的手法,帶領觀眾循序進入狀況;玻璃球落水後竟靠著大難不死的歐文挖開,但佐以火山碎片威脅的一鏡到底,讓觀眾身歷其境;大家都預期主角肯定在最後一刻逃過暴龍之口,但抽血救龍實在太新鮮;監牢隔壁剛好就有能幫忙解圍的恐龍,但竟是利用腫頭龍」的天生鐵頭功解決;恐龍拍賣會乍聽簡直超展開,但利用主持人的話術與科學怪人降生般的光影,以及成交之槌呼應腫頭龍的撞擊,讓這場戲不但有了氣氛的說服力,還另添一筆質感。「殞落國度」的創意之豐富,不勝枚舉。

Fallen Kingdom 02.png

而「安全」的部分,無非是較為傳統的安排,例如一個貪婪的獵人、終受報應的反派、男女主角肯定還是要在一起等等。值得一提的安全牌,是續集電影最愛用來討好觀眾的「前作致敬」。個人認為新的兩部侏儸紀,在致敬上是頗到位與一致的,包括曾經的園區王者暴龍,都在幾個戲劇性時刻成為救命或致命關鍵,此集開場對觀眾的下馬威,更是用暴龍與滄龍呼應了上集的片尾雙雄。

Fallen Kingdom 16.png

然而最重要的一個,遠遠不只是致敬,而是由致敬出發,演變成提升此片母題的重要角色:兩度拯救主角群的迅猛龍小藍。

Fallen Kingdom 09.png

情感」是最能讓觀眾融入熟悉經驗的元素,前集小藍與歐文之間情感交代的不足,使得不少觀眾當時不滿「被馴服之野獸」的設定。但到了此集,那幾段歐文與小藍幼時的互動,都在合宜時機安插片中,做到真摯的醞釀。

Fallen Kingdom 15.png

小女孩梅西身為片中的巨大轉折,之所以能被多數觀眾所接受,也多少歸功於梅西觀看小藍的幼時影片,不由自主對螢幕中同為人造生物的對象,投以認同感與互動的表現。起初我還想吐槽梅西怎麼只挑男主角抱抱,但看了兩次,回顧那個橋段,會和小藍的馴獸師歐文有立即的連結,似乎是很合理也很溫暖的結果。

Fallen Kingdom 07.png

有了這兩個角色的安排,該系列電影,大概從來沒有像這次如此專注於它的母題本身:「人類扮演上帝的因果」。而梅西大概也是系列以來,最與該母題緊密相關的人類角色了。(別挑我語病了就先稱她人類吧…)

Fallen Kingdom 17.png

雖然該系列的母題一直都相同,但總覺得前四集仍偏重製造刺激、壓迫感與商業元素,母題到後來好像只是為了成就這些商業性的理由,並沒有明顯的重量。而「殞落國度」的戲劇性,似乎不只是為了讓觀眾開心,一方面也是累積的過程,直到烘托出尾聲最大化戲劇性的發展,也就是梅西的身世,以及最重要的大哉問:看電影的你,究竟怎麼看待那顆鈕被按下?

Fallen Kingdom 18.png

克萊兒身為人類,沒有矯情地按下鈕;梅西身為人造生命,出於方才知曉自我身世的震撼、迫在眉睫的決定,以感性的直覺釋放有如同類的生物。

Fallen Kingdom 08.png

第一次觀賞此片時,其實我不太能接受結局,認為這種結果未免太超過,怎麼能讓人類全體面臨威脅?但第二次看,再次消化了上述因果,便顯得合情合理。而「怎麼能讓人類面臨威脅」這種想法,如同克萊兒最後的選擇,似乎也是在一個物種不對等的深根觀念下,身為人類無可避免的念頭。但放在梅西的角度看,這個念頭又有幾分真實?

Fallen Kingdom 12.png

「殞落國度」的濃厚戲劇性,最後將系列的母題,以及災難的規模,推向了前所未有的格局,也大膽丟給觀眾一個難解的問題。我想結尾在場的其他角色,未必是同意讓人類遇險,只是當下以人類身分捫心自問,恐怕也不知所措吧。

 

喜歡我的內容,請到粉絲團按讚追蹤喔!粉絲團連結請點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偏激茶-電影回甘 的頭像
偏激茶-電影回甘

偏激茶-電影回甘

偏激茶-電影回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