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cCov.png

在愛情將盡時,我們多少受過傷,也可能傷過人。處在感情盡頭的我們,埋怨彼此的同時,憎惡自己的優柔寡斷;自認思路明確的同時,又莫名的表現愚笨;決心當機立斷的同時,卻又一再苟且偷生;知道委屈了對方,又不斷尋找藉口。這些不黑不白的來回踱步,反覆刺在同一個傷口,造成的痛是不容懷疑的真實,卻有著太多難以邏輯化的原因。

Noc1.png

某種程度上,「夜行動物」可以說是「母親!」一片在寓言手法上的變體。是將愛情裡的負面感受,生動具體化的戲中戲。男主角愛德華寫了一本小說,寓言著他和前女友蘇珊的感情終點。小說中的人物,代表這段終點之路的各種細節與心態,但似乎不是絕對性的各自呼應某一人一事,而是時而獨立、時而交集。然而感情之中偶爾明確、偶爾灰色的心境沉浮,就是如此的貼切。對於這片的細緻剖析,有很多強者抽絲剝繭的相當精彩,而我只在此針對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幾個部分,簡談極為個人的後勁。

Noc2.png

在小說中的愛德華,妻女被姦殺。比喻上明顯的部分,是現實中的蘇珊離開愛德華之後,人工流產了她和愛德華的女兒。但小說中Isla Fisher飾演的妻子,和Amy Adams飾演的蘇珊如此神似,不禁讓我認為妻女死亡的概念不僅是為了呼應未出世的女兒,也呼應了伴侶本身,也就是每個人多少在分手時經歷過的一種感受:當親友逝去,我們頓時難以適應對方的缺席,即使是一瞥遺物,都提醒著對方曾經存在的事實,讓我們一再回到反差之中,一再熬煮傷痛。真正愛過彼此的人,若是分手得徹底,對方永遠的離開,就和所愛之人去世所帶來的經驗十分類似,因此那種痛和生離死別幾乎是只有一線之隔的。

Noc3.png

而另一方面,小說中的警長和兇手,是我最喜歡的兩個比喻。現實中的蘇珊為了第三者離開愛德華,小說中的兇手綁架並姦殺愛德華的妻女,愛德華只能讓事情發生卻無能為力;面對兇手時,內心明明憎惡卻表現得畏畏縮縮。警長則正氣凜然,用堅毅的態度追查,陪伴愛德華制裁兇手。我們在感情的難關之中,眼看彼此的溫度逐日凋零,甚至意識到了第三者卻沒能留住對方,常無從解決或不敢面對問題。我們厭惡對方的不珍惜,甚至怨恨第三者的介入,感受如同自己所愛被玷汙,但同時又責怪自己的不爭氣。而我們都希望自己可以更勇敢果決,更有解決問題的氣概與態度,卻常拖了太久,一切已遲。

Noc7.png

於是兇手的殘酷無情、冷嘲熱諷,同時是第三者的介入、是蘇珊對愛德華的看法、是終結關係的各種肇因,也許某種程度也是愛德華自我責備的投射;警長的堅持擔當,是愛德華沒能成為的形象,也是我們在感情的悔恨裡,沒能做到的勇敢。「夜行動物」讓大銀幕成了一面鏡子,映照著觀眾們在感情終點裡抽象的自我,以及各種血淋淋的錯誤與難免的事實。

Noc4.png

愛德華在片中的現今時間線完全沒有出場,但他經由感性文字產生的無聲吶喊,似乎在那冰冷的影像色調之中徘徊不去。在影片的最後,閱讀完小說的蘇珊和愛德華相約見面,卻一直沒能等到愛德華出現。蘇珊沒有離席,只是留在原地持續等待,但她似乎不對這個結果感到意外。也許她自知無可挽回,在意識到愛德華的報復時,也自認應得這種靜默的制裁吧。

Noc6.png

感情的盡頭盤根錯節,再聰明的人也常顯得不知所措。正因為這些苦無答案的過程,讓對與錯的模糊邊緣極其鋒利,徘徊其中越久,被切割得也越深,由其所生的痛,讓人也許可以選擇不再回首,卻很難徹底逃離。

 

如果喜歡我的內容,別忘了來FB粉絲團按讚追蹤唷!粉絲團連結請點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偏激茶-電影回甘 的頭像
偏激茶-電影回甘

偏激茶-電影回甘

偏激茶-電影回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